您的位置:首页  »  白领笑笑最新作品-美梦成真作者白领笑笑



               美梦成真



  雅致的别墅里,绞索从天花板上垂下挂在穿着黑色蕾丝吊带丝袜的女人脖子上。「祝你好运,夫人!」我抽了口烟,抽掉女人脚下精致的方凳,她成熟风韵的身体忽然向下坠去,粗糙的绞索狠狠的勒住她颈部白皙的肌肤。女人喉咙里发出一阵咯咯声,丰满的臀部随着绑在身后的双手一起挣扎着,蕾丝边的裤袜带在她双腿的踢蹬中上下颤抖,腹部雪白的肚皮在轻轻颤抖,那诱人的三角地带挂满了晶莹的玉露。

  「您现在真漂亮!」我分开她两片诱人的肉唇,让晶莹的爱液顺着她雪白的双腿淌下,拿起桌上的摄像机对着她挣扎的肉体开始拍摄:「您的丈夫一定会满意的!」初始的惊慌让她双腿仿佛要找到一个支撑点一般,尽力在半空中踢蹬,那一双迷离的双眼让我想起这个女人刚刚在游泳池边的炙热的激情,她确实是个迷人的少妇,虽然我们还仅仅认识一个小时不到。

  欣赏这样一个迷人的女人在绞索上挣扎是件很愉快的事情,惊慌之后,她开始享受起窒息带来的快感,终于在一次剧烈的爆发中永远的失去了生命,褐色的尿液从这位夫人饱满的下体淅淅沥沥的流出,落在被她打扫的一尘不染的地板上。
  我收起摄像机,把拍摄的画面拷贝到到客厅数字电视里。

  我叫阿吉,毕业后没有找工作,而是开了一家帮助女人实现被处死愿望的公司「梦想成真」公司。为此,在学术界,社会消费心理学研究小有名气的我一度受到不少冷嘲热讽,纵然这种行为在兰芳现行法律中已经被判定为合法,可没有人会相信我会接到哪怕一笔生意。

  事实上在最初的一个月里确实是这样,但是接下来,我的日子开始忙碌而充实起来。这位夫人,已经是第五个了,她除了完全奉上火热的激情之外,还慷慨的把一部分资产转移到我的名下。

  「她在失去生命的同时享受到从未有过的快感,作为一件献给丈夫的生日礼物,她是称职的!」我把精心剪辑的女人图片一张张上传到门户网站上,溢美之词毫不吝啬。

  「又更新了!」王晨如平常一般打开网页,身着吊带丝袜在绞索上挣扎少妇的肉体让他心跳一阵加快。几个月前,他便在一张帖子的链接中无意中发现了这个网站,当时上面只有一张照片,一个迷人的少妇斩首后翘着屁股趴在地上,漂亮的脑袋放在屁股底下,饱满的私处插着根削尖的木棍。他可耻的硬了,那天之后,他每天下班第一件事情便是偷偷光顾这个网站。

  「老公!」吱呀的开门声让他心中一跳,熟练的收起网页装作一副正经的摸样。

  「饭做好了!」妻子丽萍摘下围裙,她穿着件白色的吊带裙,两条雪白的大腿毫不掩饰的露在外面:「你又在看什么了!」迷人的妻子嗔着夺过丈夫手中的鼠标,却没有在电脑上找到任何东西。

  「今天就放过你了!」一个漂亮的女人这般娇嗔的摸样更让王晨心中一动,把她丰满的身体抱在怀里爱抚起来。「哎呀,要吃饭了!」丽萍挣脱丈夫的怀抱:「坏蛋,收拾餐厅去!」

  「明天下午,我已经准备好了!」等到丈夫离开,丽萍打开聊天软件,对方是一个叫如你所愿的人:「我丈夫又在背着我偷偷的看你的网站了!」

  「那不是更好,明天他看到你的样子一定会惊喜的!」那边沉默了一会之后:「若不是他被你发现,我这单生意还做不成!」

  「少臭美了!」如果不满意,我可以不付钱。

  「我想,那时候就由不得你了!」

  「好了,我老公过来了,拜拜!」听到丈夫的脚步,丽萍关掉软件。

  王晨收拾好餐厅,看到妻子的样子总是觉得有些不对劲,可究竟怎么不对,他却也说不上来:「和谁聊天呢!」

  「一个朋友!」

  「什么时候认识的,我怎么不知道!」

  「明天你就会认识的!」女人笑了笑:「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王晨放弃了追问,他总觉得,妻子最近好像有些秘密瞒着自己,她有时候会莫名其妙的发呆,眼睛盯着墙上挂着的古董军刀脸上露出神秘的笑意,今天她更是在家里客厅的桌上很突兀的摆了一个白色的磁盘。这一切都让让他也有些疑神疑鬼,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她在家里的打扮越来越性感也越来越有女人味了。总是穿着几件以前不敢穿的情趣内衣在自己眼前晃悠,搞得这几日每晚都在她身体上发泄很久才能入睡,而这天晚上,她迷人的妻子格外痴缠,用那件半透明蕾丝睡衣激起他的欲望之后几乎把他榨干了。若是用那把刀砍下她的脑袋该是如何一种光景,联想到网站上那些被斩首的女人,他有时候会不由自主的这样想。
  三单元702 的门外,一头披肩长发的女人打开门,大大的眼睛,微微有些婴儿肥的面庞,一对俊俏的眉毛配上娇艳的红唇,她确实是个迷人的女人。一件露出雪白大腿的丝质睡衣,凹凸有致的肉体充满了韵味,透过分开的衣襟,深深的乳沟与胸前的一对诱人的浑圆让我不敢直视。

  「王太太是吗?」我屏住呼吸,让自己显得自然一些:「你在家招待客人时都这么穿吗?」眼睛却也不由自主的落在她两条雪白浑圆的大腿上。

  「只有今天是这样!」她说着拉开睡衣一边的衣襟,一只雪白圆润的玉乳顿时暴露在空气中。

  「你应该知道,一个女人要保持适当的矜持?」我朝四周看看,今天不是休息天,楼道里一个人也没有,忙把她拽进屋里,砰的一声关上门。

  「你觉得我今天还需要矜持吗?」刚进屋,女人身体便凑了上来,胸前的软肉紧贴着我,传来一阵阵销魂蚀骨。

  「王太太,你答应过我,让我欣赏你家祖传的军刀!」我嘴里说着,一只手却也开始顺着她雪白的大腿向上摸去,通常,这些计划结束掉自己生命的女人都愿意和刽子手来一次最后的激情,我想她也不会例外。

  「好吧。」她忽然推开我:「它就在客厅里!」虽然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她饱满的胸脯依然在我面前起伏着:「不过你要告诉我,为什么要我买那只可恶的盘子,我被老公笑话了好久。」

  「那个用来放你脑袋的!」我笑了笑,你不觉得它放在其他地方都不如这里合适。

  「似乎是这样的!」女人身体明显颤抖了下:「我忽然感觉有些兴奋,但不知道为什么?」

  「这是正常的!」我笑了笑:「我还等着你讲这把刀的故事!」

  一把一米多长带着轻微弧度的士官佩刀挂在客厅最显眼的位置,古朴的刀鞘和旁边精美的装饰无声的说明着它的珍贵。

  「叫我丽萍吧,我觉得这样更好。」女人甩了甩一头乌黑的长发。

  「好吧,丽萍!它好像有些年代了!」我从墙上取下刀,手中一沉差点把它摔到地上。

  「她是我祖爷爷在十年战争时的佩刀,它的年纪比我们两个人加起来还要大的多!」丽萍从我手中接过佩刀,刷的一声拔下来,逼人的寒光闪过,流线型的刀刃在灯光的映照下仿佛一件艺术品。

  「它,杀过人!」说到这里她的声音有些激动,两条浑圆的美腿颤抖起来。
  「这很正常!」似乎看出我的疑惑,丽萍咬了咬嘴唇:「我给你看一样东西!」
  她从抽屉里翻出一张泛黄的黑白照片:「这张照片是我很小的时候从家里的杂物箱里翻出来的,这上面的那把刀就是它,那个女人是我祖爷爷抓到的一个女间谍!」

  「看来你挺喜欢古董的!」十年战争时期相机发明不久,我的看了一眼照片,呼吸也不由的急促起来,那一个女人,确切的说是一具撅着屁股趴在地上的无头艳尸,虽然是黑白照片,但从她身体轮廓上看,这个女人的身材相当不错,让我感到亢奋的是那把插在她下体的军刀,虽然看的不是很清楚,但根据角度,那把刀肯定是从私处捅进她身体里——刀刃朝下,刀身有一半露在外面,旁边几个穿着军装摸样的男人随意的站在一旁,似乎在炫耀自己的杰作。

  「这个,是我祖爷爷?」丽萍指了指那个穿着黑色军装的人:「他应该就是用这把刀砍掉女人脑袋,把它插进她的下面!」

  「她应该是个很漂亮的女人!」我笑了笑道。

  「是的!」丽萍脸上带着些嫣红:「后来我收集了很多关于她的资料,也许你会觉得我这样做很无聊!」

  「其实我也很感兴趣为什么!」

  「从第一次见到这张照片起,我会不由自主的把自己想象成那个女人,尤其是每次擦拭那把佩刀的时候。所以我想知道她是如何被斩首的,这个亚罗的女间谍很出名,很多资料上都提到过她,但是很可惜我只找到了她斩首后暴尸的照片,那时候她整个肚子被这把刀挑开,无头的身体倒吊在城门口让人围观,但所有的资料都显示她在被处死之前受过非人的性侵犯。」

  「你好像很兴奋!」我把手伸进她睡衣里,她的下体早布满了爱液。

  「我把自己想象成那个女间谍,他们强奸我,砍掉我的脑袋,剖开的我肚子把我挂在城门口,然后就像照片里那样*始,我只会在看到照片或者擦拭这把刀的时候想,现在就连偶尔瞥到这把刀,我也会忍不住想象,再这样下去我会彻底疯掉,既然这样,不如就把它变成现实。」

  她说到这里解开睡衣剩下的纽扣,丰满迷人的肉体彻底暴露在我面前:「用这把刀杀死我吧,像杀死那个女人一样砍掉我的脑袋,把它插进我下体,拍成照片放在你的网站上。」饱满的阴户翕动着吮吸着我的手指,爱液滴滴答答的落在地上,一对迷人的乳峰上下起伏着,这个女人已经完全准备好了。

  「丽萍!」我挑逗着她敏感的下体:「那个女间谍被处死前应该被强奸过,甚至是轮奸!」

  「我已经等不及了!」她迷人的胸脯起伏着:「今天,怎么都由你!」
  我有个更好的主意,我从她下体抽出手指:「你现在的样子很诱人!」我把手中的军刀递给她:「这把刀,也很漂亮,如果拍上一组写真肯定会为我的网站增加不少客源!」

  「是吗?」她拿起刀,摆了一个几个POS ,跨刀,抽刀都很标准的动作,若不是此时她睡衣敞开着露出赤裸的肉体,我恍惚间似乎看到一个英姿飒爽的女军官:「你的动作?」

  「我以前练过!」一抹红晕爬上她的脸颊:「在专业的武馆里,有几次练着练着内裤就湿了,我总会幻想对手一个不小心把我脑袋给砍下来!」

  「不错的想法!」我拿出相机对着丽萍拍了几张,说实话,她的样子确实很诱人:「你的刀似乎放错位置了!」我让她分开双腿站在地上,刀柄插进饱满的爱穴。刀刃正好支撑在地面上:「现在只能这样将就着,一会就让刀刃也插进去!」
  「我觉得有感觉了!」她的呼吸急促起来,丰腴的身体保持直立的姿势,饱满的肉穴疯狂的吮吸着插进身体里的刀柄。真是个敏感的女人,我让她躺在地上,和军刀一起摆成各种姿势拍了不少照片,期间,她又不由自主的来了两三次。
  「接下来该是最后的强暴与处决了!」我粗暴的把她丰满的身体按在地上,啪的一声重重的拍在她丰满的臀部。「唔!」狂野的动作让她兴奋起来,我忽然想起一句话——任何女人都是有受虐倾向的。

  她雪白的臀部晃动着,两颗雪白的奶子吊在身下,黝黑的耻毛上上沾满了亮晶晶的爱液,我掰开她两条大腿分开她两片鲜红的肉唇,露出粉红的肉洞,早已怒张的肉棒顺势向前没入她那湿滑的甬道。她的顺从更激发了我身体里爆虐的因子,我把她两条她两条晶莹的玉臂反剪起来,粗壮的肉棒一次次在深入到她身体狠狠鞭挞。

  「阿吉,砍掉我的脑袋,挑开我的肚皮,用你的大鸡吧插烂我的肚子!」她身体颤栗着,一脸迷醉的呓语着,那火热的甬道紧紧的包裹着我的肉棒,如小嘴般吮吸着,我终于忍受不住把一股股滚烫的精液尽数射进她身体里。这位迷人的少妇趴在地上,弯曲成一个弧形肉体如波浪般翻滚着,雪白的臀部高高翘起尻穴里彭涌出一股股淫荡的汁液。

  我从随行的包里拿出摄像机,安放在支架上。

  「今天,夫人你可真风骚啊!」我凑到她耳边说完这话,粗暴的把她身体翻过来,让她呈大字型躺在地上:「我想,你祖爷爷当时一定是这样折磨那个女人的,一只脚踩在她雪白的肚皮上,闪着寒光的刀尖在她会阴上划过一道淡淡的血痕,之后对准她仍在翕动着的阴部,锋利的刀尖从她敞开饿阴户插进去,却因为掌握的好并没有伤害到她的阴道。

  「不要!」她嘴里叫着,身体却战栗着又一次达到顶峰。

  「看来,你真的想了很久了?」随着长刀在她身体上比划,生命的威胁下,丽萍雪白的肌肤抽搐着,一次次攀上的顶峰。

  我并没有让她享受多久,而是把她身体提起来,让她分开双腿跪在地上,被她擦拭的银光闪闪的刀背在她湿漉漉的鲜红的肉缝里摩擦着,雪亮的军刀上沾满了亮晶晶的爱液。

  「要开始了吗?」

  「当然!你马上就要梦想成真了!」我毫不怜惜的把她双手反绑在背后,刀背噼里啪啦的在她雪白的臀部拍打,让她身体向前倾斜:「你现在的样子还真淫荡!」

  敞开的睡衣下,丽萍两颗丰硕的奶子颤抖着,丰腴的身体似乎正在酝酿着另外一次高潮。我把她一头乌黑的长发盘起,露出雪白的脖颈:「低下头,这将是是你最后一次疯狂!」我放下军刀,一只手按住她的脖子,另一只手插进她下体给她最后一次爱抚,熟练的挑起她身体里蕴藏已久的情欲,让她充满弹性的甬道再次剧烈收缩起来。

  「看来你已经准备好了!」我把手上的淫水尽数抹在她饱满的乳房上,从地上捡起那把蕴藏了她无尽幻想的军刀。

  「希望你记得答应过我的承诺!」她弯下脖子,身体却不由自主的颤栗起来。
  真是个有趣的女人,得益于她多年来精心养护,锋利的刀锋毫无阻碍的切开她娇嫩的脖颈。鲜血如泉涌般从她断颈里涌出,她丰腴的身体猛的挣扎了一下,似乎要站起来,却因为双手被绑在背后失去平衡扑通一声倒在地上,她雪白的大腿颤抖着,浑圆的屁股高高翘起,丰满的臀肉波浪般抖动着,饱满的阴户疯狂的蠕动着爱液喷涌而出。迷人的腰肢仿佛用尽全力的弯曲……

  我捡起她滚落在地上的脑袋,她一双眼睛迷惑的看着四周,似乎没有熟悉失去了身体的感觉。

  还没死!

  我提起她脑袋转到她身后,举起那把军刀对准她疯狂蠕动的阴户插进去。丽萍迷人的脑袋吃惊大看着自己涂满爱液的阴户疯狂的吸吮着军刀窄窄的刀身,渐渐的闭上眼睛。这工作这有趣,欣赏她无头的身体在地上挣扎,我把肉棒插进她娇艳的红唇里,握住她的脑袋套弄了一会,把一泡浓浓的精液尽数射在她脸上。
  丰满迷人的臀部淫妇般高高翘起,军刀在她阴部的收缩下左右摇摆,一股股喷涌而出的爱液或落在地上或顺着她雪白的大腿淌下,两条圆润的小腿不时的抽搐似的踢蹬几下,当年那个女间谍肯定没有她今天性感,我把她迷人的脑袋放在她仍在无意识的颤栗的屁股底下,晶莹的爱液一滴滴落在她娇媚的面孔上。
  从包里拿出相机,对着她性感的艳尸从各个角度拍了几张特写之后,着把她身体翻过来,拿着军刀向上一捅,锋利的刀尖穿过她丰满迷人的身体从断颈里露出一个尖端来,然后把她脑袋放在她分开的双腿之间……

  「老婆,我回来了……」门外的王晨像往常一样敲着门大声喊道,可往常一听到声音马上就会出来的妻子却没有任何回应。家里的反常让他有些不安,摸出钥匙打开门,眼前的一幕让他目瞪口呆:收拾的干净整洁的客厅里挂着一具雪白的无头女尸,她双手捆着吊在天花板上,那件熟悉的睡衣敞开着衣襟,两颗饱满的酥乳挺立着随着身体的摆动颤巍巍的抖动,雪白的肚皮被利器从私处挑开,白花花的肠子垂在她丰满圆润的双腿之间,肥噜噜大肠几乎是竖直垂在她两腿之间,末端那整体被剜出来的肛门里插着木棍上写着「请从此处插入」几个黑色的大字。
  那被剖成两片的阴唇上钉着一张白色的硬纸片:「老公,喜欢这件礼物吗,电视里有我处决的录像!」

  他不相信这是真的,可那雪白的盘子里那颗带着笑容的人头打破了所有的幻想。他忽然想起妻子这几天反常的举动,想起那个网站上被处死的少妇夹在下体的便签,她肯定拜访过那个网站。一股热血涌上他的大脑,妻子无头的尸体让他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兴奋,抚摸着妻子雪白圆润的大腿,想起它疯狂的缠绕在自己身上的摸样,竟是忍不住掏出鸡巴插进她吊在身下肛门里,抚摸着她剖开的生殖器,握住她肥嫩的肉肠疯狂的套弄起来。

  王晨疯狂的套弄着,雪白的大腿,肥嫩的肉肠还有迷人的脑袋,妻子身上任何一个能引起他性欲的地方都遭到他肉棒无情的洗礼,一股股精液喷在她赤裸的胴体上,这才满足。

  「天香楼吗,我这里有一头肉畜要代为加工,是的,已经处死!价钱方面好商量!」他那怒张的肉棒上仍套着妻子带着笑容的脑袋。

  正如我所料,自从丽萍这位迷恋军刀的少妇处决的套图在我网站上发布之后,我的生意越来越好,甚至一个人有些忙不过来了……

[ 本帖最后由 冰的眼淚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冰的眼淚 金币 +7 转帖合格  
<